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子 泱 的 博 客

闪 电 的 力 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春风夜夜玉关外 九州共期梨花开 这是中国八百年来第一诗人的网络天空,收藏他的忧虑他的昂扬、他的愤怒他的关怀。深切的文字,璨灿的梦境,愿与君共。你来分享这盛宴,主人荣幸得很,你要带走那珍馐,请知会主人: rays0021@163.com。 博友若希望最快看到我的文章,请访问我的新浪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v2009

中华文明是马马虎虎的文明(上)  

2007-06-07 00:30:11|  分类: 闪电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华文明是马马虎虎的文明(上)

 

说中华文明是马马虎虎的文明,在热爱传统文化的我有十分的痛苦;在更热爱传统文化的朋友,或许会用仇视的目光猎杀我。

 

可这是我感知多年、思考多年真实的结论。

 

我在“开博者说”中提到了这个结论,并以基本典籍——具有中华文明和中国人精神生命符号意义、基因意义的典籍——传承中足以令人难堪的舛误作为理由:《老子》中“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”,三为“气”之误;“大器晚成”为“大器免成”之误;楚辞和刘邦《大风歌》还有荆轲刺秦的慷慨悲歌中那个“兮”读若“啊”。不妨再举几例。

 

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”是王勃传唱至今的名句。不知从何时起,我们都把它理解为白话:四海之内存有知己,远在天边如同比邻而居。这样理解,不只消灭了诗味,而且上下句意也不连贯。可大家都知道怎么去补注:因为心心相印。没错吗?错了。因为“存”不是有、存有的意思,而是“存想”、思念的意思,就是心心相印,没必要补注:身游四海,我思念知己,虽然他(她)身处遥远,却一瞬间来到了我的心中、出现在我的眼前(或者:只在一瞬间,我似乎就回到了他的身边。这要看引用者具体的感受采相应解释)。要知道,初唐诗人摆脱了六朝浮华,转向了对意境的追求,如此才开启了唐诗的绝代风华。

 

马马虎虎造成的错误之外,利用人们的马虎刻意曲解,就是一些政治人物对这个文明的反讽了。比如在我们耳边回响了太久的成语“人定胜天”。其本意是:人心安定,胜过上天眷顾。这是一个充满中国哲学意味的词,说的是在天合、地合、人合中,以人合为首,这是行大事最重要的原则,真正“凝聚了人民智慧”(所以才称得上成语啊)。在宋、金时期,这个语义是明确的。南宋词人刘过《襄阳歌》有:“人定兮胜天”——又是兮,这时兮已误读了,但这个兮正好将人定与胜天的字面和意义分隔开来;金人刘祁《归潜志》十二有:“人定亦能胜天。”都可谓语义昭彰——这两个句子都来自汉语成语词典引例,可是该词典不顾引例,强行得出奇怪的结论——那正是强势人物用“唯物主义”精神对它进行的曲解,并进而将之改造成对抗自然的口号:人一定能战胜自然!可是人是不能战胜自然、不能战胜天的,人连月亮还没去过几回呢。

 

其实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。直到顾炎武、王夫之的年代,国人才算在经典纠偏解讹方面有些进展;到了清朝,在文化专制达至极端、文明不再能前行的时候,中国知识分子集体向后看,掀起文章复古、文化复古的狂潮,创造的、意境的、灵动的、大气的艺术被复制的、堆砌的、呆板的、繁缛的工艺替代,亟待创新的思想被经学训诂替代。即便有梁启超、胡适等新锐、渊博的大师的诸多肯定,但有清三百年顶多是有“学术”而无思想的——如果放在历史的大视野下看,那些研究还可以称学术的话。

 

因为对经典的误读还在继续,没什么改观。

 

仅举一例。《诗经》中有一首叫《豳风·七月》的诗。这首诗很长,长达八章,不知为什么,研究家历来对这首诗热情很高,到今天还常被选入教科书,但千百年来却很少有人读明白这首诗。它开篇就说:“七月流火,九月授衣。”这一句如今已为亿万中国人所常引用,以说明我们今天使用的罗马历七月份的“火”热。当然专家和有文科专业背景的人知道这是不对的。他们多采信王力先生的说法:夏历的七月,天上的叫火的又叫大火就是心宿的星宿从高处向西下行,九月人们就把裁制冬衣的工作交给妇女们去做。什么乱七八糟的!诗经又不是后现代派诗歌,逻辑性很好的!和生活息息相关,活在生活中的。当然后现代派也没这么乱。

 

紧接着是“一之日…二之日…三之日…四之日…”,人们做些什么。全诗中多处提到几之日,又明确提到一月、二月直到十月。王力先生却天才地想当然地将一之日解释成十一月,二之日解释为十二月,至于三之日,那是一月,四之月是二月然后三月称为“春”,从四月到十月就是四月到十月了……。如此混乱!

 

想必生活在公元二世纪的郑玄对此中真相是知道的,或者说,他并不清楚但没有瞎说:一之日,十月之余也。一之日乃是十月后多出来的日子。可是郑玄之后,1800年来,我们挺认真地欣赏着、吟咏着、背诵着这首纪实的美丽的诗歌,越来越远离了真相。

 

礼失而求诸野。中华文明历经十数次灾难性的人口大灭绝,文明的种子常常幸运地避难山中。此外,一个特别重要的事实是,中华文明的许多源头来自身处边远的少数民族(“多数民族”也是少数民族长期融合来的)。直到1980年代,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所刘尧汉先生经对彝族文化多年艰苦的研究,终于还原了真相:中国和古埃及、古巴比伦等诸文明一样,有标志文明水平的先进历法。这个历法分一年为十个月(按金木水火土分五个阶段),每个月三十六天,年终五天或六天为春节(年节),以六月为岁首,所以《七月》提到了一年中的一至十月,而春节的几天就称为一之日二之日……这不是最棒的春节长假日嘛。湮没的中国古文明,真是了不起!

 

后有了不起的武则天,欲齐圣贤追上古开万世太平,建国曰大周,并曾恢复周历。我没有研究过其时历法,但似乎与彝族尚存的古历法已相去甚远了。

 

如果说,近代以前的圣贤们生生世世只需读一张软盘容量的书,却与我一样,发挥不求甚解的精神的话,我甚至要鄙夷他们了。

难道他们不是太马马虎虎了吗?

难道这些文明人整合出的文明不是马马虎虎的文明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