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子 泱 的 博 客

闪 电 的 力 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春风夜夜玉关外 九州共期梨花开 这是中国八百年来第一诗人的网络天空,收藏他的忧虑他的昂扬、他的愤怒他的关怀。深切的文字,璨灿的梦境,愿与君共。你来分享这盛宴,主人荣幸得很,你要带走那珍馐,请知会主人: rays0021@163.com。 博友若希望最快看到我的文章,请访问我的新浪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v2009

我与经典 (一)  

2007-06-09 04:26:37|  分类: 经典分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我与经典 (一)

 

童年的时候,“文化大革命”正气势磅礴地上演。最高领袖的指示在消灭几乎一切经典的同时,成为新的不二的红色经典。

 

那个时候,身在江南农村的我生活得无忧无虑。因为身为族尊的曾祖被新政权视为“开明绅士”,家族中也很有几位革命工作者,乡村的革命干部似乎没太为难我们家。当然政治上的信任则影影绰绰,毕竟根子不正啊;而且一生悬壶济世的外公因为“解放”前夕留宿过国民党人而被“镇压”(母亲说,出殡时送行的人一眼望不到头),母亲的舅舅被怀疑去了台湾,姑父成分是地主……所以诸兄想当兵是没门的,直到八十年代中期报考警官大学时,我似乎闯过了政审关,却终于没有被录取。只是当时年幼,江南富庶,便自由自在;还因为幼能作文,常参加村头黑板报的刊抄,从农业学大寨到批判某地主婆,从领袖语录到“狼笑”文章,干得很带劲。

 

父亲原在城市工作,三年困难时期终于熬不下去,回到了农村。大概因为见识较广,幸运地当过村里的“政治队长”(可别小看这个“职务”啊:不用下地却拿最高工分,地主阶级见了就要低头,下放学生、小心翼翼万不敢冒犯)。因为自己是“下中农”,成分不算好,所以父亲使用过的“特权”,大约就是在公社大队开批斗会时,地主婆姑姑可以不时请假。

 

父亲文化不高,绵延数代的书香门第,到他已是绝续。在他,尤在母亲,心中甚有不甘。

可是他们不能教给我什么。不过,母亲会常常说起曾祖和外公如何受人尊敬、他们的书房里如何堆满书籍。

我就问:书呢?

 

书是一本也找不着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