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子 泱 的 博 客

闪 电 的 力 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春风夜夜玉关外 九州共期梨花开 这是中国八百年来第一诗人的网络天空,收藏他的忧虑他的昂扬、他的愤怒他的关怀。深切的文字,璨灿的梦境,愿与君共。你来分享这盛宴,主人荣幸得很,你要带走那珍馐,请知会主人: rays0021@163.com。 博友若希望最快看到我的文章,请访问我的新浪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v2009

网易考拉推荐

三问易中天  

2007-07-10 21:15:41|  分类: 闪电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三问易中天

易中天先生俨然成为“百家讲坛”、国家级电视台的代表了,而且疑似主流意识形态代言人了。

我一直尊敬易先生,认他为中国学术界少有的通达之人。

记得易先生开始“品三国”后不久,几位大学同学坐到一起,谈及易先生,不约而会心 一笑。我们知道他会给曹操一个全面的、很高的评价,知道他会区别刘备与诸葛亮,知道他若论及刘禅、必会推翻“阿斗”定论,当然他还会告诉人们“演义”与史 实的种种不相与之处。因为上世纪八十年代中、后期,我们(包括稍长的于丹女士)都有这样的认知;那是五四以后又一个黄金般的时代,从学术到娱乐,从观念到 方法,扛旗的人们都只能“各领风骚三五天”。大学里老师和学生起点很接近、心灵很接近,真正呈现出教学相长的局面。 “五角丛书”和艰深的专著交织着我们的生活,问天问地问人问历史是铺天盖地的各种讨论会的主题。从同学间交流到校际学生社团的交流中,对许多既有观念的质 疑被大家共同提出来。其中就有关于曹操、关于三国历史的。我敢肯定,易先生三国研究的基础和一部分主要观点,就是那时形成的。

当然,易先生真正坚持了下来,所以他的“评三国”比较系统,自成体系,并且进一步形成了“我(易中天)的历史观” (顺便说一句,中文系的人讲历史,是承了久远传统的)。这是他可贵的地方,也构成了他成为学术明星的理由。

同时我们想,易先生研究历史,出来讲历史,一定带着他对现实社会的思索和崇高的使命感。不仅因为这是从那个年代走出来的学人的特征,事实上也可以从他写的几本书里看出来,在他陈述其历史观的时候我们也听到了。

但是,事情的发展让我越来越倾向于认为,通达的易中天先生越来越滞涩了,他的学者品格也越来越模糊。

7月6日,央视《百家讲坛》为了巩固“思想高地”,换请崔永元与易中天“说事”。如果说之前在各种访与被访中,易中天大致上掌控和应付了场面,那么这次的“说事”,证实了我的担忧。
这次“说事”,是从“学历史有用吗、有什么用”开始并围绕之展开的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心中疑云渐生,产生了三个不得不向易先生提出的问题。 

一问:易中天讲了什么大道理?

易先生是要以小故事讲大历史、大道理的,举凡讲历史的人,主流的钱穆、黄仁宇也 好,算不上主流的吴思、任bumei也好,都是充满悲天悯人的情怀、揭示历史发展必然律和或然律的。但通读易先生的品三国上、下卷及前传,我们仍无法弄清 他如何解释,自秦始皇以来更符合历史进步的官僚体制、社会结构,如何经历三国之后、在曹操坚决而长期的努力之后,为反文明的豪门士族政治、等级分裂社会取 代?这种文明的倒退之中,有什么今天我们仍要高度保有的警示?

也许老百姓觉悟差,也许他们水平低。从古来,从易先生那里,恐怕他们接受的更多 的,是近于诈的智、术,将尝到的东西用于挣钱或许还要好一点;用于对付人,那么与百家讲坛、与易先生的意愿岂不远矣?。或者如于丹修养人的课题,易先生可 以称道她的深入浅出——印度大哲的作品也可以是这种风格嘛——人们大抵相当于集中读了几期《读者》摘文。但易先生所讲的这个英雄辈出的时代,也是中国历史 上付出了人口大灭绝的绝大代价的时代,而且正如前面所说,也是最终造成文明倒退的时代。易先生以故事家言,占据讲坛久矣,吸引眼球众矣,说了些成王败寇, 说了成功(存在)是有道理的。但我们终于无法确信,他以故事说清历史了吗、以历史说清什么人性了、又以人性说透中国传统文化了吗?

二问:方法是“技”吗?

方法属于技吗?易先生应该记得,被称为黄金时代的上世纪八十年代,是一个新理论的 时代,也是新方法的时代,新理论与新方法是伴生的,不可须臾分离。当时身处武大中文系的易先生,应该也不断为新理论新方法激荡着思绪。易先生也自然清楚, 人类社会科学的进步,一直与自然科学的新发现(意味着新理论新方法的诞生)紧密相关。在易先生那里,我们没有看到应用系统论控制论等新老三论分析三国的成 果,在东汉和晋之间三国这个黑箱里发生的事情,时尚的易先生只运用综合的辩证的方法,是远远不够的。要知,人类早已经进入了“分析的时代”,还充满了解构 的欲望。中文系学者研究历史、文化本有其优势,但研究文化岂有不讲求方法论的?易先生令人失望地用中国古旧传统的语言,归方法于技。但事实上,如果非要用 传统的范畴作归类,那么方法论就是沟通所谓“道”与“技”的桥梁,而且显然更近乎道。

因为轻视“方法”,所以我们看到易先生精彩的故事后面,“道”被切割,只好大道归 于“隐”。因为轻视“方法”,我们看到了易先生忙碌的身影;看到了忙碌的间歇,易先生年没过好,躲起来写品三国下部——这本来就应该是学者、是知识分子、 是当红主讲人的本职——而且从下部一开篇,易先生就设定了诸葛亮的崇高神坛,而对曹操的评述,一言一语中充满了不屑,仿佛曹操这个大英雄(或奸雄)一念之 间、一夜之间完全成了另一个人,或者说,评价者完全是另一个人。

因为轻视方法,在不断被小崔和听众追问“学历史有什么用”时,只得回答:无用之用——这是外交辞令似的回答,也是文学化的回答,更是历来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处理疑难问题的方式,近于综合、远离分析的方式,透露几分圆滑、几分狡黠。
也正因为轻视方法,易先生决不能告诉我们,研究历史的当代意义。 

三问:讲坛之外,易先生对谁讲、讲了什么?

自发的、自觉的启蒙,在当下仍是中国社会进步最要紧的事情,这一点易先生不会不清楚;作为知识分子,良知乃其智、良心乃其德,这一点易先生自不必别人提醒。
但易先生自己提到,他,还有“讲坛”的其他学者,被指丧失了知识分子资格,一味弘扬,没有批判。他说,央视是国家级平台,论者要取其精华,大众传播与学术研究不同……学者可以小范围内研究生僻冷僻高精尖的东西,知识分子要在小范围内说,向政府说、而且一定要说……。 

令人难以置服、难以置信!
难道易先生们来央视就是布道的?难道您是央视宣传大使、代言人?您代言主流意识形态吗或者如某些电视剧编导,受命配合什么?
在集体失语的年代,易先生们登上第一讲台,也许怕被哄下去吧。但请问易先生:如果不只是想成为畅销书作者,那么您在讲台上什么也不说,和失语有什么区别?我看还不如失语者,因为他们中一定有人,在有了机会后,会尽知识分子的道义呢! 

人们还不得不问,易先生台上不讲,那么台下讲了吗?讲了什么?效果如何?或者进一步,为政府征辟过人或言吗?坚持过吗?又抗争过什么?庶几能告诉您的粉丝们一点吗?在您的明星化生存间,您如何穿梭于政要之间、贾生般论“苍生”?

易先生自己也许深谙三国纵横捭阖之间“术”的重要,重视生存、发展兼发财,不会去 学徐庶、荀彧他诸葛亮。他是要追求快乐的。关于读书快不快乐,易说,读书为谋心,则有快乐,以读书谋生,大约就没有快乐了。易先生当然读书不为稻梁谋了, 国家、百姓养着的大批中国的学者也不用着考虑生计,研究生僻冷僻也久,出成果不出成果皆罢;只是人是要一点精神的,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无忧的知识分子 们,总要表达一下良知的吧——我要对易先生说的是,您果然为谁谋心?谋的是个人之心?还是社会良知、良心? 

其实,我愿意相信易先生的个人品格。但是他守口如瓶、瓶里装着些什么呢?
我只想说,如果易先生正视我们民族面临着的问题,他就应该利用自己的优势话语权,通过各种方式(如果只是不便在讲坛上说),对老百姓说,对您的同胞说!

因为对政府进言固然重要,但从清国到民国以至当今,很多当权者都以百姓素质差(没有当权者说自己差)作为延宕政治现代化的理由。假使中国百姓真的素质很差(不象有的学者说的那样,中国人是世界上最有见识的),那么您该做的事,难道还用想吗? 

我们亟需易先生的,不是写一本象三国演义那样好看又象三国志那样真实的书——这样的事自有被称“草根易中天”的当年明月那样的年轻人来做,他们正将历史“写得好看”。
我们对易先生有更高的期待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